产业述评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述评 > 详细内容
健康产业理应注重健康价值的体现

来源:本站 时间:2021-07-04 11:00:34 热度:980

首发丨(ID:百川健康学)公众号

作者丨黄开斌 北京百川健康科学研究院院长


  中国健康产业这几十年下来,做的是“一地鸡毛”。其原因除了因为没有健康学理论和技术作指导外,还有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健康产业没有把健康价值作为最重要的给体现出来。其实,健康产业不应是经济价值第一,而应是健康价值第一。与此同时,健康价值与经济价值应是可以进行直接换算的。所以,要想做好健康产业,就必须注重健康价值的核算和换算。


   01    

健康产业首先应考量的是健康利益的最大化


  现在的基本矛盾是:人们对健康日益增长的需求与社会提供的健康知识生产严重不足和健康服务能力低下以及健康价值的体现之间的矛盾。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现代社会只提供医学知识、医疗技术和医药产品等防治疾病方面的服务,追求抗病的效果,所体现的是医疗价值和经济价值。而最终是否恢复健康的结果和健康价值根本就没有给予考虑。


  医学和医疗是旨在救死护伤,治病救命,现如今却用它来维护人类的整个健康,即已是医主医治且医统天下的时代。试想!这样的健康维护模式怎么可以保障得了患者健康利益的最大化呢!肯定是事与愿违的,其结果必然是医生或医院或健康管理者经济利益的最大化,而患者的疾病虽然暂时可以得到控制或消除,但健康的结果并不一定能够达到的。因为,控制或消除疾病,并不等于健康就一定是有了或强壮起来。所以说,患者健康利益的最大化或健康价值的体现在医疗过程中是根本就无从谈起的。


  在此,先要声明一下,我并不是反对医生、医院和健康管理公司不能追求经济利益,而是说,因为在这个交易过程中,医患双方不是双赢的,其医方的经济利益倒是有了,且医疗技术也会得到提升,或是在试错中得到纠正。但其患方不只是经济利益受损,而且健康利益也根本就没法得到,甚至无形中还会受到损害。因为,医疗的过程中,肯定也会损害到患者的健康系统和健康能力的,其对健康的作用仅仅就是阻挡疾病对健康的侵害。


  其实,既保证患者的健康利益,又满足医院的经济利益,这样的双赢模式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即在健康产业的顶层设计和服务过程中做到:健康第一,经济第二。即首先保证患方的健康利益,然后再考虑医方的经济利益。不过,这里有个矛盾问题要解决,就是医学和医疗,如果只由医生来掌握使用是很难保障患方健康利益的最大化的,也没有健康价值可言。而是医生应该帮助患者懂得一些医学知识,掌握一些必要的医疗技能去自我疗愈。


  而现在的情况是,这种医疗健康方式,只能说是医疗的成功,但不是成功的健康,医生可以因为医疗的成功而自负,但不应是自信。因为,只有自己做到的同时还能够帮助别人做到,给别人增加价值和意义,那么你会瞬间有了伫立山顶的感觉,那时的你,才能获得真正的自信、自在与自由!可是,现在是医者大包大揽地做到让病人暂时没有了病痛,那只能证明医生很有能耐,长本事了,所以很自负——是一种有居高临下的优越感,或是施舍。但是,病人永远还是可伶的病人,因为,病人没有能耐自我康复疾病,且在医疗过程中,也更没长本事,甚至身体越来越虚弱了。这就不是一同成长了,也就是说,医者没有做到帮助患者自主将健康能力建设强大起来。这里只有成功的医生,没有成功的病人。所以,医生不是自信而只能是自负了。


  可见,现今的医患双方不是一个帮助和被帮助的关系,而更多的像是一种主从的关系或主宰和被主宰的关系,其至少是医者没有帮助到患者,让其健康增加价值。患者永远是被扶助和可怜的对象(患者真的应该被同情和怜悯吗?非也!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应该是哀其不明,恨其不尊,很多患者自甘堕落是活该,因为你看!医者在明目张胆地“行贿”,患者是毫无知觉地“受贿”,享受医药的安乐!最终的结果必然是患者的身体就“腐败”了!),如此你想呀!这样的交易是不可能长久地存在下去的,久而久之医患之间的矛盾冲突只会越来越大,甚至越来越尖锐。


  应该说用医疗方式来统领人类健康领域很不应该,造成这种局面无疑是资本在操控的结果。因为医疗跟健康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只有八分钱的关系。我曾用多组数据来证实并说明了现代医学和医疗对于健康的作用和贡献只有8%(WHO的结论)。那可想而知,还有92%的可大有作为的空间在哪儿呢?当然可以肯定的说是在医学和医药之外了。这也就是我们的健康学了,包含并超越医学的健康学是能实现健康利益或健康价值的最大化。换句话说,健康学是除了要维护好这8%的健康价值贡献外,还可以在那92%的空间里再大显身手,如此,才能实现健康利益或健康价值最大化的这个目标。


  因为,健康学是直接以“健康”为目标对象,用健康学的思想理论和技术方法(当然也包括医学和医疗技术),去指导和帮助患者恢复健康和建设提升健康。只要健康建设强大起来了,那疾病不就自然消退或不生病嘛!当然,前提是这种健康建设必须是以患者自建为主,医师和健康师做指导或帮衬。这就不同于医主医治,这也说明不再是只为治病而治病。


  应该说,健康学思想和健康价值观至少能为化解医患矛盾提供了新思路的。同时也为健康企业与政府合作提供了创新的空间。比如:在这空间里,中国可以非常容易地开始打造自主自强,且引人入胜的创新型健康服务或健康产业新模式,它不只是缩减医疗、降低医疗费用,还能为中国老百姓带来更有价值的健康提升,更好的生活质量,这也正是大多数中国人希望其政府和企业提供但目前很少有人对此抱有信心的一种真正的“健康福利”。


  也许有人会说,有钱能做大事,能做大健康产业,但有钱不一定能做成健康事业。因为,健康不是钱就可以堆得起来的,如果能的话,马云早就做成了,乔布斯也应该不会过早地离世,还有那些有钱的人就不会因为不健康(疾病)而走了。所以,健康和人生真的不只是个经济和钱的问题。当然,过去的这一百多年来,人类为了生存竞争而在物质生产或经济上大费周章,以致一切都是往钱看了,包括健康和生命也都钱途无限或钱途渺茫。


  1930年凯恩斯写过一篇小文,提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观点。他说在100年内人类将彻底解决它的生产问题。这不仅在人类上是史无前例的,在整个地球的生命世界里也是史无前例的。以前所有的物种整天都是忙生存的。100年之内这对人类不是个事儿了,不再忙生存了,生产问题解决了。现在看起来,生产问题的确差不多已经解决了,也就是经济没啥问题了。


  凯恩斯当年还说过:我们人类此前的全部价值观都是建立在温饱没有解决为生存奋斗的基础上的,生存问题解决后,整个价值观要崩盘,要重建,这是难乎其难的事情。我就在想,这也被他言中了。因为,现实已是:人的体力和脑力劳动都已被智能机器取代。即机器替代人力,电脑替代人脑,大数据替代决策。这可谓是伟大科技演化的三部曲。


  这样,在机器人、电脑、大数据的冲击下,人类各行各业中的好手艺没有市场了,好脑筋也没有用武之地了,好的决策者也不需要了。今后的工作是顶级科学家在设计,多数的生产活动就交给了机器人。剩下的人干什么呢?不再从事生产,而是想着怎么幸福的生活和健康的活着。


  的确,未来的世界极端地仰仗一小撮科学家来设计和管理生产问题,其他人没活干。所以,要彻底明白我们正处在一个工作即将被终结的时代,那个追逐经济利益的时代也将被终结。如果还在拼命地学习找工作,单一地追逐金钱和经济,那是大错特错了!真的不再是忙碌地生产和工作了!


  因此,以“健康第一,经济第二”的时代必将会到来,人们也必将回归生命的本来面貌,追求最健康幸福的生活。因为人类来到地球,不完全是为了体验吃喝拉撒,生老病死,也不完全是为了喜怒哀乐,功名利禄。而是应该健健康康地活着,以便完成一生的圆满修行和生命智慧的提升。


   02    

真正的健康产业必将重塑价值观/财富观


  这里还有一个核心问题要解决,那就是如果健康只用“货币”来核算和结算时,其结果自然会被扭曲的,那就只会还是经济利益第一,而不会是健康利益第一了。因为,如果仍用“货币”或经济来定价和核算,做健康产业和健康服务的人自然会更多地考虑经济利益的得失问题,而不自觉地忽视患者健康利益。试想,患者需要的是什么?患者需要的是恢复健康,其目标是健康利益。所以,必须要进行健康价值的重塑和定价或核定。


  1、现在人们的价值观都基本是经济化或金钱化了


  很清楚的是,现行的价值观或价值体系都是资本殖民体系的财富观,其一切都是用金融或金钱来核定计量的。这也就是最低端的价值体现,大家知道,经济是基础,但经济基础并不能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是资本主义的学术观点,是想用资本掌控权力)。请看!政治是上层建筑吧!在社会主义国家,可是政治经济学的发展模式。同样经济基础也不能完全决定人们的健康长寿,如果是的话,那乔布斯和那些“不差钱”的人,都不应该过早的离世了。其实,人的精神和健康都是政治要考虑的问题,所以,应跳出被资本殖民的经济学思维模式来考虑健康产业的发展问题。


  然而,现代人的思维已被局限在了很低维的经济学思维中,以致用经济价值观在评估一切,把所有能标价的东西都用“货币”来标价了。如人生观也标价,这个人身家多少钱,那个人身家多少钱,到了世界观还用经济标价,如经济发展指数多少,GDP多少。而到了宇宙观就没法再经济标价了。如今的GCP已不再衡量社会发展硬标准了,如习总书记说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就是自然生态的价值,可不再是用经济或GDP来标价了。


  我们应知晓,中华文化的道学智慧是宇宙观决定世界观,世界观决定生命观,生命观决定人生观、人生观选择价值观,所以,我们的价值体系是源于天道和大道的。西方老祖宗的哲学思想虽然也是从高维决定低维一路表达下来的,但是他的表达是人道主义出发的(人道有大伪,且往往造成人道主义灾难),所以,只要一开始表达,就已经被三维的人按照三维的逻辑去表达和接纳,所以它背后的道德价值和健康价值就找不到了。


  再者,低端的价值观,就只能打造低端的产业;任何低端领导、低端机构、低端智库、低端战略,也自然就会形成的低端政策。低端政策自然引导出低端的产业,如:体检、医疗和养老产业就是以经济利益为核算和结算体系的低端健康产业。其实,真正的健康服务和健康产业应是以健康利益或健康价值为主要价值体现的核算或结算体系的现代服务业,而且那也必将是很高端健康产业。所以,目前这种以最低端的经济学思维和金钱为标的来核准一切的价值观,已是到了该重新设置和定价的时候了,人类的生存方式和社会活动机制也应该升格升维了,不能还仅仅只是个经济动物了。


  2、物质财富+精神财富+健康财富=新财富观


  物质财富,精神财富和健康财富都是人生应追求的财富,且都是可以进行量化的或者评价的。它们之间怎么进行互换也是可以有设计方案(如区块链技术或数字人民币就可以帮助其实现)或有相应价值的体现。


  科学教育是旨在教人技能高效的生产——创造物质财富


  贵族教育或圣贤教育让人高雅的生活——追求精神财富


  健康教育是教人通天地而高寿的生命——享受健康财富


  为什么要行贵族教育?且贵族的教育不教生产呢?因为贵族有钱了,衣食不愁,那而后呢!就非常容易陷到物欲当中,要怎么摆脱这个,不过荒淫无耻的生活,就得行圣贤教育或贵族教育,使之不要过度追求物质财富。有了物质基础就去追求精神富有和健康长寿,这也就是在完善人生了,而所谓的健康财富也应该就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合一体。


  比尔盖茨和马云都曾说过,下一波在财富上能超过他们的肯定是在健康领域。大家想一想:他们俩一个是世界首富,一个是中国首富,一个是在计算科技,一个是在互联网络。这两个领域应该是还有物质财富的空间,但不可能再有一枝独秀的首富出现。同时,他们俩都只是经济或物质财富大亨。那么,他们所说的健康领域,那恐怕应是精神财富和健康财富了。尤其健康财富,那才是人生最大、最基础的财富,我想这个不会有人质疑了!


  3、科学教育+贵族教育+健康教育=三教合一


  也因此,我觉得到了今天至少应该是现代科学教育与古典贵族教育和生命健康教育的三合一模式,既要教人们学会科学的生产,也要教人们怎么艺术化地生活,如此,也就可以叫人们如何拥有健康的生命。


  贵族教育是教他们怎么过艺术化的生活,即用诗书礼乐、琴棋书画来提升自己的精神追求,使其不陷入物欲当中,不过荒淫无耻的生活,不把自己贬低为一个动物。健康教育就是应教导人们学着怎么维持健康的生命。即怎么优雅和健康的活着!也因此,教导艺术化的生活是高尚的。教导健康的活着是必须的。教人们琴棋书画、烹调、礼仪等,是一定会派上用场。学会健康的生活,那拥有质量的健康生命也是不会落空的。


   03    

中国要引领新时代,其价值观也必将重构


  在商品社会,一切都化为金钱价值,金钱,这一人类创造的中介,成为衡量一切价值的标准——一切向钱看。在以金钱作为中介而控制、异化人的精神、健康、物质的这个时代,完全扭曲了人类的灵魂,当然,也已引起全球社会强烈反应和反思。金钱,这种人为制造的货币(或数字),又在不断地贬值,于是,人们已开始或必须寻找和探求更完备的价值评价体系。


  1、人的生命及一切活动的价值评判——三值论


  在过去、现在和未来,人的一切活动都可以归结为价值的生产与消费过程,所有形式的社会关系在本质上都是一种价值关系,人的生存或生命质量及精神状态也是一种价值的体现。为此,未来价值体系(价值观)的设定及评估应是人类的生存质量和一切社会运动为核心内容,且应是三值论。


  第一,物品价值:由物理化学现象进化而成。包括:物品使用价值、交换价值、劳动剩余价值等经济价值——物质财富。


  第二,精神价值:人类的精神结晶。重义轻利,以义制利的道德价值;杀身取仁,大公无私的荣誉价值;真、善、美、自由和平等的生命价值;还有信用价值;及思想或学术价值等——精神财富。


  第三,健康价值:健全健美的身体、心情愉悦或幸福的指数、能自我抗病愈病的能力,健康长久的寿命等——健康财富。


  其实,每个人的寿命有定数的,其天年为120年。中国道家有一个叫“炁数”的概念,说的就是元炁的数量,而元炁是以铢作为计量单位的,那么元炁的气数有多少铢呢?是384铢。铢在古代是一个重量单位,1斤等于16两,1两等于24铢,16两乘以24就是384铢。这是道家给下丹田元气的一个量化(藏在下丹田的时候,它是元精的状态)。这个元炁能够维持我们从生到死所有生命能量的需求,这就是先天气数。可见。这个先天之气或“炁数”与我们的寿命息息相关,且是可以计量或量化的。


  元炁即是我们人体本源的生命力,也是维持我们健康和生命存活的根本能量。人有元炁则生,无元炁则死,而死亡就是我们常说的“气数已尽”,这便是就先天元炁而言的,命是有定数,健康价值是可以计量的。


  2.价值体系重构的契机:人民币数字化和国际化


  (1)人民币的数字化和国际化已成大势


  现在在中国大街上已经很少有人带大量的现金了,如今更流行的是微信、支付宝变成了数字货币。不过,这些数字货币还不是数字人民币的概念,数字人民币一定会有更加深的价值和含义,不应再只是货币的概念了。当然,人民币还是人们的主要货币,现在人民币已经成功位列世界五大货币之一,而人民币也渐渐的被其他国家使用,国际上也逐渐的开始去美元化,人民币开始被更多地国家认可,这也是中国在国际地位上提高的影响力,相信随着人民币的广泛应用,中国在国际上的发展也会越来越好。


  目前,在国际上使用最多的货币就是美元了,不过随着中国在国际地位上的提升,人民币已经走到了多个国家,而且还有多个国家在和中国进行贸易往来的时候也开始逐渐的认识人民币,在我们国内都说的是人民币,不过对于国外的人们来说,人民币还是一种相对陌生的词语。那怎么翻译或怎么叫这可是个主导权的问题,曾今我们落后,西方文化占主导,翻译权掌握在别人手里,因文字翻译权可是关乎文化战略,关乎文化战争的成败,是一种极大的文化重权。在没有话语权的境况下,我们的很多文化和词汇都被曲解或盗用了,这当然也是全拜那些晚清民国的买办文人跪舔式翻译所赐。今天,我们要重新主导新时代和整个世界,那我们就应该重掌握翻译权。


  (2)人民币在国际上应该叫什么呢?


  人民币国际化已经开始,那么,问题也就来了,美国的钱叫做美元,日本的钱叫做日元,那么中国的钱不会叫做中元吧?还真是的,我国的人民币在国外已经改为“中国元”了,它还有个英文缩写CNY,现在去国外也能经常看到这个字母,这就是中国元的意思,全拼为ChinaYuan,而且,这个英文称呼已经在国际上认证过了,是外交中统一对人民币的称呼。可能有很多人听到这个名字还有点不太能接受,我们认为叫人民币多好呀!也非常的具有特色和含义的,所以,即便到了国外也应该可以叫做RMB嘛!


  因为,人民多有意思呀!你看:我们的天安门上一直悬挂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全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可见,这“人民”是普天下的人民,是没有国界之分了。而我们的人民政府、人民警察、人民银行等,也都正是“以人民为中心”,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谋幸福。还有,我们的人民解放军恐怕也不只是要解放受奴役和压迫的中国人民,还要解放全世界人民,让他们不再被强权殖民。同时,还要解除全人类被金融(金钱)所奴役,帮助全世界人民逃出资本主义的魔掌。也因此,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人民币”肯定不只是“货币”(货物价值或物质财富)的概念,它肯定还应包含有“誉币”(名誉价值或精神财富)和“寿币”(寿命价值或健康财富)等。所以,只有人民币才能全面体现人的整体价值观,故应高喊,人民币万岁!


  3.人民币必将包含有健康价值的核算和结算


  价值的本质是现实的人同满足其某种需要的客体的属性之间的一种关系。但价值不单纯是这种属性的反映,而是标志着这种属性对于个人、群体和社会的一定的积极意义,即能满足人们的某种需要,成为人们的兴趣、目的所追求的对象。所以,不同价值属性可有不同的衡量标准原则。


  那么,其中的健康价值至少可以四种人的不同态度来核准:


  第一种聪明人,主动健康,投资健康,结果健康增值,活到一百二十;


  第二种明白人,关注健康,储蓄健康,结果健康保值,平安活到九十;


  第三种普通人,漠视健康,无动于衷,结果健康贬值,带病活七八十;


  第四种糊涂人,透支健康,有病求医,结果健康清零,提前结束生命。


  未来我相信我们的人民币在健康价值的体现,或核算和结算体系上一定会有所创举的。这也应该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更大价值和意义之所在。


  中华文明是天道文明,西方文明是人道文明,这是两个不同维度的文明。道生天地,天地生人和万物,所以,天道文明最高。故天道文明可以向下兼容人道文明和器物文明,或者说是包容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兼而有之就是健康文明)。而反过来看,低维文明是不能僭越高维文明的,所以,西方文明是很难领导整个世界走向更高文明维度和未来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可以向世界贡献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双向财富(也就是健康财富)的理由。在此,我坚信未来,健康利益,健康价值和健康财富,一定会将被广泛地认知和认同,并准确地计量和高价定位的。


  总之,在这个新时代,整个人类的价值体系或价值观必将会被重构或重置,健康价值也必将会得到充分的体现和有效的计量及存储。


(责任编辑:安得)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您是不是忘了说点什么?

0 条评论
点击排行

Copyriht 2020 by www.ji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脊联网网站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9030970号-1